五旬老汉虚构“高大上”身份征婚 诱骗多名女性

2019-01-11 15:0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许昌平现年50岁,河南省郑州市荥阳市人,1980年高中毕业后在河南省巩义市某化工厂工作,1989年受经济大潮影响辞职下海,期间从事过一段时间混凝土行业,结果生意不成一直没有固定的职业。老婆与他离了婚,还要养活一双儿女,迫于生活压力,他冥思苦想迫切找到一个发家致富的“捷径”。

  2012年10月的一天,许昌平在网上漫无目的搜索着各式各样的商业信息,企图能有所获或受到启发。其间,一则以征婚为幌子实施抢劫的案件报道引起了他的好奇,点击阅读之后紧皱的双眉忽然舒展开来,接连看了几遍,陷入深深地思考。“这个难度不大,我也能干。” 在他的脑海中渐渐萌生了利用同样手段来实施抢劫的想法。

  年底,许昌平在荥阳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期间,偶然看到国内某知名杂志上登载的征婚信息,出院后他马上就开始打电话咨询登载征婚信息所需的条件和手续。

  “单身证明、身份证、户口本复印件,100字以内征婚稿、300块钱。”这些对于见多识广的许昌平都不成问题,关键怎样才能搞到一张照片跟自己相似、出生年月跟自己相近,可以掩人耳目的身份证呢?

  他将目光再次转到网上,尝试着在“百度一下”输入了“买身份证”,果然很快就找到一个卖身份证的网站。根据网站电话他与对方进行了联系,对方让他随便申请一个QQ号,对方添加好友后按照他的要求随即发送来三四十个身份证照片供他选择。经过反复比对,许昌平选择了两个,一个叫“易树贵”,一个叫“董建国”。三天后对方就寄来了快递,根据货到付款的约定,他给了快递员500块钱。

  2013年底,许昌平又通过“小中介”,以“易树贵”的身份办理了一套假的身份证复印件、户口本复印件和单身证明。随后,连同编造 “高大上”的征婚交友信息和自己的联方式寄给了杂志社。

  为了营造一个成功人士的外在形象,许昌平又陆续为自己购买了几套“名牌”服装、办理了十几张和几部“名牌”手机,后来又花几百块钱从网上购买了“劳力士”、“精工”、“浪琴”等世界名表。

  一米七多的身高,五十岁的年龄,天生成熟稳重的长相,再经过这一身“豪华”行头的装扮,许昌平俨然就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大老板。

  征婚交友信息在国内某知名杂志登出后,最初与许昌平取得联系的是云南大理一个叫王凤芝的女性。俩人“隔空”谈了三四个月后,对方感觉印象不错约他去大理见面。

  不料许昌平刚跟王凤芝在一块待了两天,她就提出让他给自己买个茶台的要求。“一个茶台将近两万,本想从她身上骗点钱,她居然还想骗我!”许昌平看出王凤芝这个女人不简单,恐怕日后难以得手,就告诉她两人不合适。没想到爽快的王凤芝非但没有在意还要再给他介绍一位自己的女牌友,并给他留下了对方的电话号码。

  两人分开约一个月后,许昌平给这个号码打去了电话,就说是经王凤芝介绍的。从电线岁,家住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永平县。

  两人交流几个月后,赵玉玲提出要见许昌平。为防止将来被公安机关查到和引起对方的怀疑,狡猾的许昌平将约会地点定位在离河南较近的山东济宁。通过上网查看租房的图片和客人追加的评论,他最终预订了一家档次很高的精装小户型酒店式服务公寓。

  许昌平提前到达济宁,用“易树贵”的身份证办好租房手续。2015年1月8日,在济宁曲阜机场接到赵玉玲后直接带回租好的房间,俩人当天就住在了一起。

  几天的甜言蜜语,许昌平见已完全取得了对方的信任。于是,他谎称自己还要在济宁干十几年的工程,如果两人结婚就要在济宁买套房子,并装模作样的带着赵玉玲在公寓附近看了几套高档房产。称自己的钱一时被生意占用抽不出那么多,提出让她先出一部分。

  见赵玉玲并没有怀疑,许昌平趁热打铁哄着她在建行开了一张。许昌平记下密码并将放入自己的口袋,反复叮嘱她回去后赶紧把筹到钱直接存在这张卡上。

  1月14日,在赵玉玲准备乘飞机回大理之前,许昌平又以她一个带这么多黄金首饰出门不安全为由,提出暂时放在他这里保管。赵玉玲像是被洗了脑一样,毫不犹豫地就把一条金项链、四个金戒指和一对金耳环全部交给了他。

  1月18日,许昌平给赵玉玲打来电话,问她钱准备的怎么样了,并谎称已给她预订了20日大理到南京旅游的机票。赵玉玲一看不好交待,于当天和次日经永平县农行先后向许昌平所持的建行卡上转入二万四千元。

  1月20日,赵玉玲携带着行礼匆匆忙忙赶到大理机场,结果查询时发现并没有许昌平给她预订的机票。于是,赶紧给许昌平打电话,结果手机关机,发微信也不回。

  赵玉玲当时还天真的认为或许许昌平有什么要事不便通话,又在大理等了两天,然而之后再也没联系上,这才发觉好像是被骗了。

  1月23日,为一探究竟的赵玉玲飞到济宁。她找到之前租住的那所公寓,发现房间早已被别人入住,她的物品和留下的一些衣物也不知去向,赶紧报了警。

  2014年底,许昌平接到四川省眉山市丹棱县一个叫陈红梅的女性打来的电话,说她在某杂志上看到征婚交友的信息,觉得条件不错想接触一下。

  许昌平谎称自己在江苏徐州搞建筑设备,交谈中有意透露出自己很有钱的信息,并了解到陈红梅也是一个有钱的生意人,心想终于钓到了一条大鱼。

  2015年10月,陈红梅突然提出要见许昌平,说机票都买好了。由于许昌平当时还没有做好相关的准备,他没有答应,但从中看出陈红梅对他已经非常信任了。

  许昌平回到荥阳之后,陈红梅再次要求过来见他。许昌平故伎重施提前到达济宁,在之前租住的那所公寓换用董建国的身份证签订了租房合同。

  “我的钱都投到生意上去了,现在经济拮据,没有多少现钱了。”“你要是困难我身上倒是有两张卡,一张农行卡,里面有5万块钱,这个卡可以用,密码是我身份证后6位数。一张是工行卡,里面有100万,这是留给我两个儿子的不能用。”聊天时,许昌平试探着开始实施之前的预谋。

  不料,第二天早上许昌平还在睡觉时,陈红梅无意间打开了他的笔记本电脑,发现了一些异常内容遂产生了怀疑。随后,又翻看他的手机微信,发现他的微信也和别人的不同,什么内容都没有,这下疑心更重了。于是,她提出马上要买机票回成都。

  见陈红梅态度坚决,许昌平一下着急了,谎称当天的机票已经订不上让她明天走,心里开始盘算着如何才能尽快把钱搞到手。

  晚饭后,许昌平偷偷拿出之前准备好的5片舒剂,碾碎后装在一个清空的胶囊里,并以陈红梅上火口气不好闻为由,劝她服下调了包的清火胶囊。

  约过了半个小时,许昌平感觉药效已经发作,就试探着喊了几声陈红梅的名字,见真的睡沉了,赶紧从她包里翻出那张农行卡,并记下身份证的后6位数密码,顺手拿走一部苹果5S手机和5000多元钱现金,匆忙收拾一下自己的物品直奔公寓对面的工行,将钱从自动取款机取出后,租了一辆黑出租迅速逃向了老家河南。

  接到报警后,民警询问得知犯罪嫌疑人为一名叫“易树贵”的男子后一下引起了警觉,没想到这起案件竟和年初赵玉玲报案时所说的犯罪嫌疑人为同一人。当地公安机关立即对两起案件串并侦查,通过大量走访和调查取证,终于发现了许昌平在河南荥阳的住处。